首页 >  经典言情

南风渡白骨(长命许长安)完整

十弦文学 经典言情 2020-02-27 13:46:44
  • 长命许长安小说全文完本在线阅读-南风渡白骨(长命许长安)最新目录全文完本免费章节阅读

    长命许长安在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    南风渡白骨(长命许长安)完整

    点击在线阅读>>

  • 小说简介

    最新火爆的虐心文连载小说,带来了南风渡白骨长命许长安最新目录全文完本免费章节阅读:但阿娘不管这些,她与别人不同,别的娘亲要求女儿只需识得几个字,嫁个好人家就好。阿娘不是,她便要我去学什么学问之道,有些甚至是男子所学。这男人学了,是为了考取功名,我学了也不知到底有什么用。

    南风渡白骨连载小说简介

    再见许长安,是在家里。
    可能是阿娘觉得我太过愚笨,心思又不好好放在读书上,整日嘻嘻哈哈,看起来太欢快了些,光靠一个同我差不多年纪的小书生来管住我自然不行,便说又寻来了个教书人,还是从长安来的。
    我一听长安,就想起许长安的脸,可一听又是个教书的,只觉得脑核都疼了。一个小书生整日缠着我读书写字已经够烦的,若再来一个,只怕真是要拿了我的命才甘心。

    南风渡白骨最新在线阅读

    阿娘说:你生性愚钝,再没有学识,空空一副皮囊,若是以后进了宫,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    那不进宫不就好了,我想一辈子待在阿娘身边,阿娘护着我,什么也不怕。
    我趴在阿娘的腿上,过午的光刚好照进屋里,入眼是漫天飘落的灰尘,宛如扬起的尘土,散在一年中最好的光景里。
    可你要长大的啊,傻孩子。
    阿娘摸着我的头发,动作轻柔,不知怎么,***在她怀里,就觉得安心,仿佛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,再没有难过与苦痛。
    我想,若是可以,就不要长大了。
    我认识个长我几岁的姐姐,从前常常带着我出去玩,去山间摘野果,踏溪流,没有半点不开心的事,可不知怎么,一晃眼她到了嫁人的年龄,我们便见的少了,连她的近况都是听旁人说的。
    前不久碰见了她,抱着孩子在街边买东西,明明也就一年的光景,她却像过了十几年一样,模样苍老,一双眸子尽是暗淡,再没有少女时的光彩。她见着我,面露苦涩,强颜欢笑着。
    长命啊,我真羡慕你。
    没有嘘寒问暖,没有互说最近的趣事,我与她之间仿佛隔了若干年的岁月,是再也跨不去的沟壑。
    我没有问她开不开心,但她的某样看起来应该是累极了,我突然像是不认识她了,寻遍了记忆也找不出这样一个落寞的女子。
    想起从前她说于我的,都是对以后满心满眼的向往,是眸间微微闪烁的星光,是十里红妆的期待,没想到,破碎入尘土,散了。
    我就不能一辈子待在阿娘身边吗?我问道。
    阿娘说:世有命数,都是天定了。
    可我听得似懂非懂,就像那书上的古文一样难背,想起背书,我便想起了小书生,就想起阿娘说的为我寻了个读书人。
    板上钉钉的事,就由不得我不愿意了,许是想到了往后会被人整日追着读书,连着最爱吃的鸡腿都没了滋味,草草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。
    咱们长命今日是怎么了?平日里鸡腿你可是要吃四五个才罢休,今天做的不合胃口?阿爹见我一反常态,无精打采的样子,觉得稀奇,半是打趣的问道。
    我委屈的看了一眼阿爹,又转头看了眼阿娘,阿娘像全然看不见我哀怨的眼神,吃得自在:我请了个从长安来的读书人教她读书,下午就要来了,许是太兴奋了,你看她,满脸都写着高兴,所以才没胃口了。
    阿娘!我有些不满的叫道,什么满脸写着高兴,明明就是满脸悲怆。
    爹爹你看阿娘!
    阿爹却是一副没事样,安慰我道:我当是什么大事让咱们长命这么难过,连鸡腿都吃不下了。小事而已,小事而已。
    刚想要反驳,便被阿娘的一记眼光噤了声,将悲愤化为食欲,把鸡腿当做下午要来的读书人,狠狠的咬了一口。

    南风渡白骨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    午饭一过,人吃饱了便有些昏沉,只想着躺在床上睡大觉,阿娘不许,硬要拉着我去前厅等着,说是不能怠慢了人家,我寻思着我不拿扫帚把他赶走就已经很好了,还得端正的等他,他既是来教我,排场为必太大了点。
    可是没办法,谁叫我拗不过阿娘,从小到大我最怕的便是她。她虽疼我,却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,爱恨分明,我顽劣时挨了不少打。
    前厅的椅子正正当当,我坐着怎么都觉得不***,仿佛凳子上长了针,扎得***生疼。这么一想,我便更想回屋睡觉,一抬头对上阿娘的眼,寒风凛冽的,瞬间困意全无。
    你给我坐好了,扭来扭去的,像什么样子。
    我撇撇嘴,也不敢作声,心里却想着该如何给那个读书人颜色看看,如不是他,我何苦坐在这,又何苦受了读书的罪。
    那些字啊词的,我认得它们,它们未必识得我。
    我向来是个命里不喜强求的人,觉得这识字同认人一般,有缘便欢喜,无缘不强求。
    阿娘说我哪来的这么多歪理,等着日后定要好好改了我这习惯。
    我与阿娘阿爹等着那人,却久久不见人影,院落里空空荡荡,一阵风来吹起地上的黄沙,日头躲进了云里,于是天便暗淡了,风飒飒的不知吹着什么作响,想来是门前的那棵古银杏。
    那古银杏的年岁比我大,听阿娘说,已经有些年月了。我孩提时见着它,树干粗壮,绿意正浓。后来我长了,是个十一二岁的年纪,它却还是从前那般样子,立在那儿,一动不动。
    常听人说,古树到了一定年月,便能有灵,可成精。想这老银杏,怎么说也应该活了几十年,吸了不少日月精华,别说是成精了,成仙都不是问题。
    但不知是不是家里风水问题,生了我这么一个愚笨的,又有一个同样愚笨的古树。
    几年里我常守着它,盼望着老树成精。它到好,没有半点进取精神,最多被风吹得掉几片叶子,就再无其他的动静。
    我想,许是这老杏树同我一样愚笨,它成精,就如我做学问一般难。
    所以我看它,总是带着亲切之感,毕竟要寻得一个同自己一样的活人难,就只好往这儿找点安慰。
    来了来了。
    我听见院落的门被吱的一声推开,见一人走来,风吹起他的衣角,光如薄纱笼罩在他的面庞,青丝束起,白色的发呆应风而摇,眉目疏朗,晓是明月清风拂杨柳,朱唇皓齿眼含笑。
    只是一眼,我便认出了他,不过一面,却已是很深的记忆,偌大的荒北,是再寻不得第二个同他一般的人。
    他见着我,眸子中笑意越深,带着我有些恍如隔世。
    他手指轻揉我的头,声音如涓淌的细流,温温而道:长命妹妹,我们又见面了。
    一句话,我便知,这一生再走不出去了。

    小编点评南风渡白骨

    南风渡白骨作者文笔精湛,故事情节丰富,人物性格饱满,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,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。

    点击免费阅读更多章节

    本文仅代表长命许长小说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   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

    声明 | 仅提供小说资讯及导读

   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   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